2010年8月27日 星期五

息事,但寧不了人

小時候,已經見識過甚麼是息事寧人。

從母親口中知道,我一歲便會有條理地說話,五歲那年,我變得很寸,很會講故事,亦很會說謊。樣子雖然討好,可是一開口便激得老師很憤怒。

有一天,討厭我的老師公報私仇,用長指甲手指大力「揻」我的面。
我是黃毛丫頭,面皮厚,沒有哭,盡管面上一片淤青。
可是一從校車下來,照顧我的外公便非常緊張,連忙致電父母。

母親問我:「誰揻你?」我天真地答:「x老師。」
還有一五一十地告訴母親事件經過。
幾天後,被請到校長室再說一次。
可是,沒有人相信我,只有外公,因為他最了解我。

故事結局是,校長屈了另一個同學,指他跟我搶玩具時打傷了我,罰那個無辜的同學幫老師揭琴譜一周,而我再三說出真相,卻被校長教唆:「你同人講你記錯喇。」

父母沒再提,老師沒被炒,事件平息了,人,卻沒安寧。

那天起,我只信任外公,仍然不能信任父母。惟外公已仙遊。

菲律賓人殺港人,700萬香港市民12小時直擊,人是誰殺的,有証有據有片段,若特區政府為了息事寧人,盡信菲政府指負任全在鎗手,那就算事件平息,香港700萬人仍不會有安寧的一天。
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